白狄是朱砂痣没错了。忙的要死结果晚上抽空听两首歌又心痒难耐想摸鱼。
现在很喜欢类似CP向的感觉,月影下对坐闲谈无关风月,庙堂之高江湖之远,共一片烟霞足矣,何须多言情长呢。

【双兰】段子

李白笑得鸡贼,他一把勾住高长恭的肩膀跟他哥俩好:“怎么样,我这主意不错吧?”

高长恭冷笑一声。

“好个屁。”他脑子进水了才实施这个点子。

李白:“别啊,你看你平时都板着张脸,听你和花木兰打电话,我都心疼那姑娘。”

高长恭闻言,侧过脸平静地问:“我的女朋友,你怎么心疼?”

李白明智地岔开话题:“……你试试呗,没准误打误撞,她挺喜欢你这样。”

高长恭沉默。

花木兰窝在寝室里,悠哉游哉地给高长恭发消息,也不管他有没有应声,自顾自敲字,发了满屏消息,还傻乐。

刚在一起,想起他这个人,牙根都甜腻腻的。

掐指一算,高长恭该下课了,希望他看到自己这热情如火的消息量,别被吓到。花木兰美滋滋地...

【白狄】摸鱼

“怀英可曾想过将这山河看尽?”
“……四海之大,穷尽一生怕也不能。”
李白一搁酒盏,笃定地道:“可以。”
狄仁杰一怔。
李白道:“今日即让怀英看个尽兴。”

李白所谓的“尽兴”就是带着狄仁杰爬城楼。
狄仁杰看李白慢悠悠地拾阶而上,提着的灯溶在周边夜色里,所有关乎此举合不合他风格的言语都咽回肚子里,竟也不声不响。
登上城墙时他略一下睨,昔时他和李白相遇之景历历在目,就如同……
李白本瞧着天上广寒宫,又斜看过来,眸里笑意潺潺。

就如同剑仙眼里的月色,明亮如昨。

狄仁杰还不及抹去他心绪浮动的痕迹,李白便开口道:“怀英想不想试试飞檐走壁?”
李白这话不过走个过场,狄仁杰斩钉截铁地拒绝也拦不住他把他拽上屋顶。
脚底下...

【双兰】消暑

花木兰一直觉得自己第一眼就相中高长恭是有眼光的体现。

沉默寡言的男人,单站在那里就自成风景。哪怕半遮脸,那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疏远意味也让人心痒。

难以攻克的冰山,在征服时才最有快感。

直到真正在一起了,花木兰才发现表里不一原来还有另外一个实践法。

撇去一个看上去性冷淡的闷骚在床上居然很热情这点以外,日常生活也处处可见高长恭和她第一印象相差甚远的地方。

比如这时。

夏日午后蝉声重唱,花木兰提着买的新鲜蔬果回家。

他们小有富裕,住的地方还辟了个庭院。每当这个时节,葡萄藤架攀爬延伸出密荫,满目繁绿。高长恭坐在廊下,手边搁了盘西瓜,在惬意午后显得放松柔和的脸让人十分有食指大动的欲望。

如...

【貂蝉x露娜】法师二姐传奇

法师一姐与法师一姐的传奇。

1
狭路相逢。
露娜提着刀,刃尖泛着冷白锐芒,鲜血在其上留不下丝毫痕迹。与她内敛却危险的武器不同,对面的女人美艳迷人得像一朵怒极欲颓的花。
看上去毫无威胁性的,食人花。
露娜转身就走,回去己方野区,留三具尸体给救援来迟的貂蝉。
貂蝉盯着她扬长而去的背影,指尖无意识地摩挲过嘴唇。

2
其实彼此早有耳闻。
招数套路虽然不同,却颇为相似。都是法师,团战能力突出,和同样的……没蓝就gg。
在野区遇到来偷蓝的貂蝉,露娜毫不意外。对方也瞧见了她,脚下顿时铺开了一地毯般的红色。
这是二人第一次交手,露娜明显感觉到了棘手。在她大招突刺过去的那一瞬间,鼻尖嗅闻到浓郁的花香,窈窕美人却在那瞬间于她背

【白狄】韶光盈盈

发的车是接这篇(❁´◡`❁)*✲゚*

负一阙生死约。:

*ooc


*写起来真顺手,写起来可真是丑啊


*别名是 谈恋爱不如跳舞,李太白不如跳舞


都说长安的京兆尹年轻有为,雷厉风行,一心勤政,不苟言笑。


前三点,李白都承认。只是这最后一点,兴许是因他与狄仁杰太熟了,千姿百态嬉笑怒骂都见过后,便也不觉这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儿。


就李白所知,政务繁忙,可狄仁杰从来不是个对生活怠惰的人。李白踏尽千山,才知这世上第一枝迎春开在狄府,走遍万水,才觉狄府的娇艳最是荼蘼。


他后来才知道,狄仁杰爱花,不爱举世誉之的牡丹,不...

【白狄】车

补充韶光盈盈里一句带过的车。

http://m.weibo.cn/2959592167/4056514715621653?sourceType=sms&from=1069195010&wm=2421_0213

会在评论里再放一次。

【白狄】老来多健忘

*受《八苦》影响写的报社产物:D其实本质还是甜的,真是气死我了…………。

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相思。

春去。
狄仁杰拂开床纬,然浊目昏瞻,瞧不清窗外一池怒绿。
哀的一声叹息低近于无,消弥在晨光中生机勃勃的浮尘里。

他曾写过家书。这记忆理应蒙尘,读来却如昨。
年轻的治安官多写陈表公文,脑内怎么遣词造句都挥不去公事公办的肃正意味。缱绻情语,绵绵絮话此类,他再怎么打腹稿,也觉得佶屈聱牙。
墨在纸上不知所谓地洇开。那时他胸腔里压抑不下的情绪好似是被春风吹过,曲回缠绕的蔓草。
李青莲。
烦闷修书几封赶得上他的脚步,暗笑自己心思纠缠作一团的不爽快。

……不过是旧时光阴。
他垂眸,微不可查地笑了。
他记不清落笔写了什...

【白狄】滴滴滴上车辣

对不起我是个傻逼刚才又失手删了一次……。总觉得图片会糊所以放链接吧。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ad60feb65889
会在评论再放一下。
想了想计划里还有千年之狐x阴阳师的车,一个短篇想写,还有个长篇……。我死了,不要烧纸。

【白狄】月夜

历史上的李白四岁就跟着老爹去了四川,所以他虽然生在西域,但是是四川人。

簇叶罅隙中漏了几捧月光,卧于枝干上的剑仙白衣一角更胜这如水月色风流。
狄仁杰仅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。他将茶杯列在石桌上,沏茶以自得其乐,然后好似随手般又搁了个酒壶。
清脆地瓷石相撞声在这寂寂无声的夜里清晰可闻,枝叶窸窸窣窣地动了,是李白盘腿坐起来,看滴酒不沾的狄仁杰月下品茗还摆了壶酒。
狄仁杰见他不下来,问了声:“太白?”
“嗯,我在。”
他抬头,正看见李白拨开那遮目的树叶,眼神澄亮,笑意温柔。
狄仁杰的心猛地一跳。



“你喊个爪子嘛?我就上树凉凉脑壳,晓得你滴意思。”
狄仁杰:“……”
狄仁杰:“出去。”
李白:“???”

*不...

1 | 2
© 观鱼 / Powered by LOFTER